2019-10-20 11:51:23 来源: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:余诗泉
核心提示:心理分析学家、散文家和哲学教授埃尔萨·戈达特说:“我们确实处于图像时代,转瞬即逝的图像时代。自拍标志着一种新语言的出现,这种语言影响着我们看待自己的方式以及我们的情感。”
百度   东北农业现代化引领全国  现代化大农机的隆隆声奏响了黑土地丰收曲。

参考消息网7月2日报道 法媒称,自拍热反映我们身处的时代。

据法新社6月27日报道,自拍热潮对于认识我们所处的时代意义重大:图像如何在全球范围内传播并主导公共话语,引发强烈情感,甚至模糊现实界线。

专家认为,有时它可能是一种有毒的混合体。

自拍

一对夫妇在橄榄山上以耶路撒冷旧城为背景自拍。(法新社)

一种新的语言

心理分析学家、散文家和哲学教授埃尔萨·戈达特说:“我们确实处于图像时代,转瞬即逝的图像时代。自拍标志着一种新语言的出现,这种语言影响着我们看待自己的方式以及我们的情感。”

自拍在社交媒体上随处可见。

Instagram、“阅后即焚”照片分享应用程序、脸书和推特上充斥着各种心照不宣的摆拍:十几岁的孩子抱着她的小猫,迪士尼乐园里的新婚夫妇,粉丝和影星的合照等。

巴西心理分析学家克里斯蒂安·邓克说,自拍“让我们接触到更多人”。

从事标志符号研究的专家保利娜·埃斯康德-戈基说:“其目的首先是要建立或加强与特定群体的联系——名人与粉丝互动,政客与普通公民互动。”

自拍是为了加强某段经历的记忆:通常从上方拍摄,选取讨人喜欢的视角和有意思的背景,这样的自拍可以完全控制一个人的形象。

《我自拍,故我在》一书作者戈达特说:“这不是自恋问题,因为自恋是非常积极的,这是自我问题,自我高估。”

这种高估渴望得到尽可能多的“赞”。

自拍2

在埃及阿斯旺附近,一对情侣骑在骆驼上自拍。(新华社/路透)

令人惊叹的自拍可以炫耀自己最好的一面,因为这些自拍经常出自非凡的环境。

俄罗斯城市攀登女王安格拉·尼古劳因其在令人眩晕的高度冒险自拍而闻名,例如巴塞罗那的萨格拉达-法米利亚或上海中心大厦。

在戈达特看来,“这是高风险行为,给人一种玩命的感觉。”

另一个极端是贬损型自拍——这一趋势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,其中大多数是年轻人,他们对有关美的社会理念不屑一顾。

其中一些人从下方给自己拍一张不讨人喜欢的照片,从而产生双下巴。

戈达特说,即使是极度抑郁的人也参与自拍,“这让他们也有存在感”。

还有一种越来越明显的趋势是在别人的自拍里抢镜头——在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故意捣乱。

自拍也是活动人士的一个工具——环保人士为宣传清洁运动贴出“之前”和“之后”的沙滩照片,支持母乳喂养的人则晒出与吃奶婴儿的合影。

《大家都自拍》一书作者埃斯康德-戈基说:“这很私密,但背后有实实在在的信息。”

名人利用自拍来宣传自己的生意——每次金·卡戴珊为其1.41亿Instagram粉丝拍摄大尺度照片,都会成为头条新闻。

自拍暗藏危险

最终,自拍可能成为一种严重的——也是危险的——瘾。

埃斯康德-戈基说:“就像其他任何现象一样,自拍也有过度表现。”

自拍3

在黎巴嫩贝鲁特的科尔尼什,一名男子在狂风掀起的巨浪旁自拍。(新华社/路透)

他说:“对一些人来说,自拍可能欲罢不能,从而对别人的关注产生依赖。”

一些应用程序允许追求美的自拍者使用滤镜消除皱纹和修图。

埃斯康德-戈基说:“这是一种歪曲。如果不是带着轻松好玩的心态,可能会变成某种疾病……一种可能很危险的身份失调,对青少年尤其如此。”

凡注明“来源:参考消息网”的所有作品,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