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都到公海了我们都撤出了炎黄岛海域了

 如果,如果那艘船还能被称为“船”的话。
 
    那根本就是一坨漂浮在海面上的破铜烂铁!
 
    到处都是焦黑,简直不堪入目了!
 
    这都是拜黑珍珠号上的海盗们所赐,他们这些天来,每到夜里就轮流去这艘渔船上面放火,再坚固的船也架不住用柴油这样烧啊!
 
    如果再晚半个月,恐怕这艘船会被生生给烧沉的!
 
    然而,另外一艘船去了哪里?
 
    面对海军的询问,这船长一脸苦涩的指了指不远处的海面。
 
    一个船长被“海盗”掳走了,那艘船也被炸沉了,面对这种情况,这些菲尔兹船只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,也只有默默离开。
 
    这个哑巴亏是吃定了,只能日后再慢慢交涉,看看能否让华夏政府把船长放回来。
 
    但是,如果按照一命抵一命的算法,他们还差了华夏十几条人命呢!
 
    这一次,菲尔兹的表现简直就跟笑话没什么两样。
 
    派了两艘渔船前来“宣示主权”,结果呢,一艘船沉了,另外一艘船直接变成了废铁!两百号人被困在海上一个多月,个个饿的皮包骨头!比难民还难民!
 
    华夏政府用最不可理解的方式,给了这群菲尔兹海军最难以忍受的耻辱。
 
    在回程的过程之中,每一个菲尔兹船员都感觉到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。
 
   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从此以后,即便打断他们的腿,这些人也不敢踏足炎黄岛海域了!这一段时间,将是他们毕生的噩梦!
 
    然而,在这两艘军舰的后面,忽然有了一个白点,然后越放越大!
 
    菲尔兹的海军连忙用望远镜来查看,原来是一艘白色的船,在船的顶上,飘着一个黑色的骷髅旗!
 
    又是那艘海盗船!
 
    该死的,都到了这种时候,他们还来做什么?
 
    意识到黑珍珠号竟然跟上来之后,那经历了地狱般一个月的船员们都开始瑟瑟发抖乃至魂不附体了!
 
    黑珍珠号并没有再次发难,他们就在后面一公里的位置稳稳当当的跟着,似乎在监督这些菲尔兹船只驶出炎黄岛海域。
 
    可是,当所有的菲尔兹船只都驶入公海的时候,这黑珍珠号竟然仍旧跟着。
 
    所有的菲尔兹船员都很无语,也很忐忑,都到公海了,我们都撤出了炎黄岛海域了,你特么的还想做什么?到底有完没完了啊?
 
    当然没完!
 
    黑珍珠号上的所有船员就这样站在船头甲板上,望着菲尔兹军舰的影子,直到菲尔兹的领海才停下。
 
    送佛送到西!
 
    看到此景,那些菲尔兹海军都觉得非常憋屈,老子明明就是打算撤回来了,你们不至于到了领海线还要监督吧?
 
    你那小游艇,停在领海
    明眼人都知道他要去做什么!
 
    “队长,你要去找单佳罗?”
 
    “我们和你一起去!”
 
    “队长,我们都并肩作战一个月了,你没有理由在最后一刻撇开我们单独行动啊。”
 
    “我也要去。”所有人都在请战,就连一贯冷漠的燕子都站了出来。
 
    在苏锐的整合和感召之下,这些平日里难以被人驯服的刺头,如今已经彻底的拧成了一股绳,一股坚韧有力的绳索,可以勒死任何敌人!
 
    “这种事情,用不着人多,我一个人足够了。”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,已经跨上了栏杆。
 
    看着队长那么果决的样子,所有人都被触动了。
 
    倒着坐在栏杆之上,苏锐淡淡一笑:“哥几个,等你们回去,我就不是你们的长官了,山高水长,有缘再见吧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的没错,他只是临时担任这小队的领导而已,等到炎黄岛任务一结束,他还是要回到灯红酒绿却危机四伏的都市里面,而这些绝密作训处的战士们,也还是要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里厮杀,此生能否再见面,真的不好说。
 
    战士的世界就是这样,上一秒还并肩作战,下一秒可能就已经各自天涯了。
 
    听了苏锐这临别的话语,这几个战士都有些感伤。
 
    他们从来都是铁血的汉子,见惯了生离死别,但是,面对那个准备独自前行捍卫华夏尊严的身影,胸腔之中竟然会涌起难言的感慨。
 
    “队长,能留个联系方式给我们么?”肥鱼呵呵一笑,“等假期了去找你喝酒。”
 
    “问你们的领导要,他有我的号码。”苏锐说道:“诸位保重,争取好好活着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又让场间默然了起来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