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着茫茫的海面一贯平静的眼睛里面似乎也有着火

 好好活着。
 
    既然是绝密作训处,既然都是顶尖特种兵,那么所执行任务的难度也都非比寻常,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,在每次执行任务之前,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。
 
    肥鱼往前走了两步,说道:“队长,我忽然想抱抱你。”
 
    看着他那高大的体型,苏锐没好气的说了一句:“滚。”
 
    说完之后,他便一个翻身,干干脆脆的落入了海中,众人连忙挤到栏杆前一看,茫茫的海面,哪里还有队长的身影?
 
    而那个“滚”字,也是苏锐在这趟任务之中留给众人的最后一个字。
 
    走的潇潇洒洒,去的毫无牵挂。
 
    “他是我的人生方向。”肥鱼望着茫茫的海面,说道:“以前我还以为他那战神的名号都是谣言,真的见面之后,才发现他比传说中要更可怕。”
 
    “这才是军人。”飞鹰也感慨的说道:“他的天赋和身体素质甩开我们几条街,综合战斗能力甩开我们几十条街,但是精神却甩开我们不知道几百条街!”
 
    什么精神?
 
    这些特种兵们不会说是爱国的精神,不会说是敬业的精神,而只是会用两个字来形容这种态度,那就是——认真!
 
    事实上,在得到了和平解决的消息之后,这次的炎黄岛海域任务已经宣告结束了。
 
    但是苏锐不罢休。
 
    他不出了那口气,就不会结束!
 
    即便第二天菲尔兹会把船拖走,但是前一天晚上,苏锐仍旧带着人炸沉了那艘菲尔兹“渔船”!
 
    有仇报仇,以牙还牙,这就是他的坚持!
 
    而这份坚持深深的把肥鱼等人给触动了!
 
    他们的技战术能力绝对顶尖,但是和苏锐相比,就是缺少了这份坚持!
 
    就像现在,明明可以安然返航,但是苏锐偏偏要把自己置身于茫茫的大海之中,去寻找那个敢下命令撞沉华夏渔船的海军上校!
 
    “是啊,这才是军人。”又一名战士说道:“现在想想,咱们跟野狗一起做下的那些混账事情,简直都想狠狠的抽自己几耳光。”
 
    “怪不得他曾经的代号是烈焰。”冷漠的燕子望着茫茫的海面,一贯平静的眼睛里面似乎也有着火苗在跳动:“他的心里面有团火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火?”肥鱼不禁问道。
 
    “犯我中华者,虽远必诛。”燕子说道。
 
    几个人听了之后,都默然无声了。
 
    是的,苏锐从一开始就没有喊过任何爱国的口号,从来就没有以一个爱国人士的标签来标榜自己,那五百万的活动经费也被苏锐留给了五家失去顶梁柱的渔民家庭,甚至他连名字都没有留下。
 
    是的,没有口号,没有宣扬,他一直都在用最朴实的行动来表明着自己的坚持!
 
    这是一份深深刻在骨子里的情感,是永远烙印在体内,无法抹去的!
 
    他不需要口号,不需要功劳,只是求一份心安。
 
    望着茫茫的海面,黑珍珠号的全体成员都想了很多,很多。
 
    “不知道此生还能不能再见到队长。”肥鱼感慨的说道,他从来不服任何人,但是这次对苏锐却叫一个里里外外的服气!
 
    飞鹰笑了笑,说出了他有生以来说出的最文艺范的一句话:“这种人物,见一次都够惊艳一辈子的了。”
 
    是的,苏锐给他的感觉,就是惊艳。
 
    他的所有行动都是朴实无华的,但是,偏偏就给人强烈的惊艳之感!
 
    飞鹰说道:“有了此次炎黄岛之行,我这个兵当的算是值了。”
 
    在苏锐的带领之下,此次战果异常辉煌,将是几个人足以荣耀一辈子的战绩!
 
    他们是在被折磨的太惨了,在走下舷梯的时候,有两个人实在是扛不住了,竟然眼前一黑,直接从舷梯上面滚了下来!
 
    由于舷梯上面都是人,他们这样滚下来,几乎把所有人都给砸翻了!
 
    他们都很饥饿,没什么体力了,面对这种冲撞,根本抵抗不住,于是,所有人都跟着一起滚下来了。
 
    在港口的地面上,华丽丽的躺着一堆被摔的头破血流和胳膊骨折的家伙,简直像是马戏团在表演一般。
 
    “都是废物!一群没用的废物!”
 
    这个时候,一个身穿海军军装,肩扛上校军衔的黑脸男人怒声斥道,望着这些面黄肌瘦的船员们,他的眼睛里面满是鄙夷和怒气!
 
    这就是亲自下达撞沉华夏渔船命令的单佳罗上校!
 
    他有着四分之一的华夏血统,但是从小在菲尔兹国长大,也许是由于国内的教化,使得他对华夏一直有种强烈的敌意,他始终都是主张对华夏强硬的鹰派代表人物!
 
    曾经的单佳罗经常在网上撰文,表明自己的激烈观点,因此远在华夏的苏锐也听说过这个嚣张的海军上校。
 
    只是,鹰派归鹰派,嚣张归嚣张,当你要用华夏人民的生命来证明你的观点时,那可就大错特错了。
 
    越是这样,单佳罗越是忍不了此次的失败!
 
    他走到一名伤员跟前,重重的踹了对方一脚:“没死就给我站起来!”
 
    这场所谓的“和平解决”,无疑是对单佳罗的狠狠打脸,他的暴怒和现场的情况完全的不协调。
 
    可是,这个时候,在远处的船只旁边,一个身影已经浮出了海面。
 
    他的潜水服和周围的海面融为一体,就算仔细观看,也很难发现。
 
    一把狙击枪正端在他的手上,而包裹枪支外面的防水布已经被他扔到了一边。
 
    这是他从黑珍珠号上带出来的,这么沉重的装备,愣是被他背着在水底游了那么远。
 
    当然,幸好这里是菲尔兹国最前沿的海军阵地,否则以推进器的续航能力和苏锐的体能,还真的坚持不了更远的距离了。
 
    此时,所有菲尔兹海军的注意力都在岸上,没有人注意到,一个如幽灵般的猎杀者正在盯着这边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